超级大脑不敌人脑? 大数据基金整体跑输指数 规模打“骨折”

原标题:超级大脑不敌人脑? 大数据基金整体跑输指数 规模打“骨折”   2019年全年,沪指累计上涨22%,深成指和创业板指大涨44%。   在全球主要股指的涨幅中,深成指和创业板指的涨幅分别位列第二、第三位,仅次于俄罗斯ETS指数。A股的偏股型基金因此赚得盆满钵满,平均收益达到4成,5只基金收益翻倍。   不过此前风光一时无两的大数据基金表现却不温不火。28只大数据基金(A、B、C类分开计算),2019年涨幅超过40%的仅有9只,最高一只的涨幅为59.6%,相比偏股型基金冠军121.69%的涨幅,收益仅一半;而收益最低的,去年仅16.2%的涨幅,明显跑输指数。   大数据沦为噱头?   一经面世就因拥有“超级大脑”(电脑+人脑)的基因,再加上大牛市的加持,大数据基金一时吸金无数。2014年,A股首现大数据基金,当年适逢牛市,大数据基金一飞冲天,迅速博得市场关注。   之后,大数据主题的基金爆发式增长,互联网巨头BAJT等也争相入场。不过随着市场展开一波调整,“超级大脑”并未像当初设想的那样——“涨时涨得多,跌时跌得少”。   而2019年市场出现一波小牛市,大数据基金的表现整体落后。表现最好的是浙商大数据智选消费,2019年涨幅59.6%;天弘云端生活优选涨幅为53.2%,排名第二。另外,有10只大数据基金2019年的累计单位净值增长率不到30%,表现垫底的产品来自南方基金,其大数据100C、100A的涨幅仅16.2%和16.7%。   根据南方基金的招募说明书,大数据100指数为策略指数,对样本空间的股票,按照财务因子得分、市场驱动因子得分和大数据因子得分进行模型优化,然后将计算的综合得分从高到低排序,选取排名在前100名的股票构成大数据100指数初始样本股。   具体来看,财务因子主要包括最新市盈率PE、净资产收益率ROE、年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年度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剔除PE、ROE排名靠后的股票、剔除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为负和年度净利润同比增长为负的股票;计算主营业务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和环比预测结果增长相对上期该指标的幅度变化作为业绩加速得分,通过因子模型计算上述得分作为财务因子总得分。   市场驱动因子主要包括最近一个月股票换手率、波动率、价格变化率、流动性因子,通过量化因子模型计算得分作为市场驱动因子的总得分。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虽然考虑了种种指标,目前南方的两只大数据基金100A、100C的累计净值不到0.7元,分别是0.67元和0.66元。   从本质上看,大数据基金是量化基金的一类,在利用传统量化指标的基础上,融入了互联网上的各类公开信息,以及线上线下的支付信息等。   A股第一只大数据基金诞生于2014年3月,现存的大数据基金共计28只。   从规模上看,2015年高峰时,曾一度超过200亿;如今业绩表现差强人意,赎回明显,截至2019年末,规模已跌至96亿,打到“骨折”。   目前规模最大的是南方大数据100,A和C份额规模合计27.9亿元。规模最小的是招商财经大数据股票,规模不足1800万,已大幅低于清盘线,这只基金成立于2016年11月,成立规模约2.5亿元,最新净值为0.85元。   从成立时间上看,主要集中在2015-2017年;而2018年至今,仅有易方达易百智能量化策略一只产品成立。   从累计净值来看,17只产品目前为正收益,其余11只净值在1元之下。目前表现最好的是银河定投宝腾讯济安指数,累计净值为1.63元,是成立最早的大数据基金。   “大数据基金之前被神化了。其本质是通过百度、腾讯、淘宝、京东等网站的销售或搜索等数据,再结合企业的常规财务分析,例如营业收入、利润、现金流等,进行建模选股。这种方式有明显的漏洞,因为如果这种方式奏效,马云这些企业家就可以自己通过炒股挣钱,根本不用经营企业了。所以大数据基金最终沦为一个噱头,业绩不佳是正常的。在二级市场上博弈,仅靠这些所谓的‘大数据’就能获得良好收益的话,那么多的专业投资机构就没活干了。”资深基金评论人士王群航曾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我们的大数据基金从目前的实际情况看,走势较为接近中证500,并没有显示出原先设想的‘涨时助涨、跌时少跌’的状态,更像是涨时猛涨、跌时狂跌。由于波动太大,基金赎回的规模很大,目前存量规模很小。此前公司计划在大数据方面发力,招聘了很多相关人才,现在计划也搁置了。大数据因子没有想象中那么有效,整体跑输主动产品。”一家总部在华南的基金公司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一位基民对记者吐槽说:“当年大数据基金火到什么程度?一基难求,几乎每一只都需要限购。现在则是要多少有多少。我2015年末买入过一只,到现在净值才上涨15%,累计收益和货币基金差不多。”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522)

About the author